回到首都突尼斯城,我花了两天时间到处游逛,终于碰上了两次,似乎验证了我的观点。一次是在突尼斯教育部大楼和司法部大楼之间的一小片空地上,那里搭着两顶帐篷,一群来自南部城市斯法克斯市的师范大学毕业生在那里。他们一直找不到工作,从今年2月23日就来这里讨说法,要求教育部解决就业问题。一开始有几十人,如今只剩下19人仍在坚持。

“临时政府承诺帮我们找工作,但至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一位者对我说。

另一次发生在市中心的一条主干道上,十几位青年男子围成一圈站在人行道上等媒体前来报道,每人手拿一张标语牌,上面用阿拉伯文写着他们的诉求。其中一位懂英语的者向我解释说,他们都是来自突尼斯西南部的一座边远城市麦特劳伊(Metlaoui)的打工者,这次的目的是为家乡父老请愿,要求临时政府迅速派出警察去当地维持秩序,因为当地爆发的部落冲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双方一共死了11人,可当地警察借口突尼斯刚刚发生了革命,撒手不管,任由部落成员以死相拼。

“为了争权夺利啊!”那人回答。原来,当地只有一家名叫CPG的磷矿,是当地最大的雇主,革命前迫于政府压力,雇用了很多人,因此经营状况一直不是很好。当地有两个大的部落,其实就是两大家族,他们互相监视,不允许CPG多雇用对方的人,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就能引起很大的争执。革命后CPG打算减员,有人造谣说公司裁员时有偏心,这个谣言迅速传播开来,让两家多年积攒下来的矛盾来了个总爆发,双方动用了各种土制武器,打得不可开交。

“其实这件事背后有旧政府的人在捣鬼。”突尼斯大学传播学教授、著名的社会活动家阿诺阿莫拉(AnouarMoalla)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对我解释说,这场革命只是赶走了本阿里和他的少数亲戚和死党,突尼斯的整个官僚体系并没有动摇。这个体系中的很多既得利益者都非常腐败,生怕革命者把他们的老底揭出来,所以千方百计搞破坏,希望把突尼斯搞得越乱越好。比如突尼斯的工会党(UGTT)就是一个和本阿里集团关系很深的党派,很多骚乱事件的背后都有他们的影子。而突尼斯老百姓也还不理解什么是民主,一有不满意的地方就上街,这就给了少数心怀鬼胎的家伙以可乘之机。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三联生活周刊 由中国出版集团下属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主办,是一份具有良好的声誉,在主流人群中有着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和文化类杂志。

三联生活新媒体整合旗下三联生活周刊、移动客户端(三联中读APP),秉承倡导品质生活的理念,提供优质新媒体内容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