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文,“第五屏新照片”中,我们卡在了突尼斯的“酒店边的街景”那张照片。卡了相当长的时间!但终于,在运气和耐心的加持下,我们找到了照片的拍摄地!

拍摄地果然不是我最初认为的那样,是在突尼斯的突尼斯城,而是在苏塞。在苏塞老城景区北面的不远处,也就四五十米。街景中那个BIAT银行还在,而且某哥地图上也标明有这个银行。但是在B哥地图上,这个位置只标了一家咖啡店。

回顾一下,我耽误的大量时间,是花在突尼斯城的。期间也怀疑过拍摄地点可能不在突尼斯城,所以也在这套图集涉及的其他几个旅游景点城市粗略地搜索过。图集中,照片排在几张苏塞老城的照片后面,虽然不确定照片是按拍摄的先后顺序发布的,但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所以我在苏塞也花了比较多的时间。最后终于在无意间找到了这个拍摄点。

反思一下,关于我一直着眼的左边建筑锯齿状的屋顶,实际上在卫星图上看,锯齿的形状并不那么明显。而照片右边建筑的斜面,是我进去看街景的原因。最终找到这张照片,除了运气和耐心之外,靠的大约还是这张照片之外的,图集的信息。可以使信息注意力转到突尼斯苏塞老城。单凭照片中的信息,恐怕只能凭着那个BIAT将范围缩小到突尼斯而已。

本来我以为,照片中的“松田金属工业株式会社”只是一个街道小厂,做为照片中最醒目的线索,我只是走程序式地在某歌地图上搜了一下,并没有抱多少能得到结果的希望。不料,某歌直接给出了日本京都的一个地点。我进去一看,街景中“松田金属工业株式会社”的招牌样式字体和周围建筑,却与照片中完全不一样。幸亏我在每一个街景点都会有四处转悠的习惯,就在街景点边上的巷子,也就是“松田金属工业株式会社”边上的巷子里,发现了几块和照片中字体样式一样的招牌,当然还看到了那块“谷元工务店”的招牌。根据松田招牌上的小字,可以猜想这家松田株式会社的材料仓库等部门,是散布在这条巷子里不同的建筑里的。说起来,这个松田金属工业板式会社,应该还是一个街道小厂。

这张照片也简单。前方道路上有块路牌“大仏殿前驻车场”,我本来以为就靠这条线索就够了。但是一搜这个“仏”字,通“佛”,那“大仏殿”不就是“大佛殿”吗?虽然百度告诉我日本的这个“大仏殿”通常是指奈良东大寺的大佛殿,但我不太相信。因为我还有一个更可靠的线索,就是照片右边虽然隐约,但仍可辨认出来的“奥村纪念馆”。我在某哥一搜,这个“奥村纪念馆”确实就在东大寺旁边。

这个标题已经把什么都告诉我们了吧。我们了解一下二二八公园是在哪里?长知识节目开始了。二二八公园在宝岛台北。是纪念1947年的暴动。1947年台湾警员查缉私烟枪伤人命,最终引发全岛大规模武装暴动。

街景位置在二二八公园西门,直的这条叫衡阳路,横着的叫怀宁街。图片左边有路牌。

斯里巴加湾原来是文莱国的首府啊!文莱全称叫做“文莱达鲁萨兰国”,古称勃泥国。勃泥国第二世国王,来我大明朝拜,不幸病死在南京,葬在菊花台南端。现在的古勃泥国王墓是个很小众很幽静的景点。

听说文莱是个好地方!单是逛逛街景应该也很有意思。可惜我在某哥看了一下,文莱没有街景。

这张照片也是一张伪特大照片。照片上信息太少,右边象是一个大市场,没有可清晰辨认的文字招牌;右边看上去有一个带L拐角的二层楼建筑。道路远处似乎向左弯过去,弯道处是一个小山坡,坡顶有个不太清晰的红色建筑,半山腰有两个大棚似的建筑。——我的脑袋又有点隐隐作疼了。

照片中的光影很明显,但是文莱纬度很低,大约4点5度;也就是说,大约从我们的春分之后不久,一直到快到秋分的这段时间里,文莱的太阳是在北方出现的。如果我们假设这张照片是在夏季旅游旺季拍摄的,那么,照片中道路的大致方向应该是在西南到东北这180度的范围内。

只靠这些有限的线索,显然在卫星图上是根本无从入手搜索的。这张照片所属的旅游图集我也找到了,地点位置分布很杂乱,毕竟文莱是一个小国,斯里巴加湾就更是一个小城市,很难确定旅游路线。不过,这也提醒了我,城市小,那么旅游者的照片就比较集中。我直接在百度搜图,关键字“文莱”或“斯里巴加湾”。果然,我们在搜出来的结果中,发现了几张和我们的照片右边疑似大市场的建筑极为相似的照片。

其中那个绿色玻璃幕墙,有个圆顶的建筑特别显眼。还有据说是文莱唯一的一家金拱门。根据这些信息,我们在斯里巴加湾一个叫加东的地区找到了这家金拱门,绿色玻璃墙的是瑞池国际大酒店(The Rizqun International Hote)。

从道路的方向可以看出是向西南方向的,那么照片中的太阳是从正东方照射过来的。拍摄日期就大致应该是春分后(或秋分前)的十五到二十天。道路前方左边我们以为的L形二层建筑,其实只是个带着突起的建筑。远处半山腰的大棚建筑和它后面山顶的红色建筑,也符合我们在照片中看到的。道路的情况也与照片中极相似。目前,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如果需要进一步证实,恐怕只有等待文莱的街景地图——或者亲自实地看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