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津巴布韦人民曾经创造过灿烂的文化,为人类社会的进步特别是非洲文明的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但是,由于在16世纪前缺少文字记载,当地非洲人千百年来所积淀的文化与文明几乎丧失殆尽。代代相传的口头传说几乎成了后人了解先辈,传承历史、文化和一些特殊文学形式的唯一方式。20世纪以来,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们通过对当地的研究和考古发掘,向人们展示出一幅非洲文明的绚丽画卷。辉煌的绍纳文明遗迹、与南部非洲国家同渊的岩画艺术等反映出津巴布韦原始文化发展的轨迹。

20世纪之前,津巴布韦尚没有以文字形式出现的文学作品,但当时以口头传说形式出现的文学作品已经很丰富,包括历史、神话与寓言故事、民间故事、谚语、诗歌等。这些口头流传下来的许多作品日后都被翻译整理并发表于殖民统治时期出版的《土著事务局年鉴》,使许多珍贵资料得以用文字的形式保留了下来。

津巴布韦最主要的两大民族绍纳族和恩德贝莱族都有着绚丽多彩的传统文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口头流传文学包括语言非常简练的民间谚语、不同场合咏诵的韵文,例如颂词或挽歌,以及表达敬仰、怀念或爱慕之情的诗句和如同散文一般的民间故事等。此外,人们在劳动时还创造了劳动歌曲,以使劳动或家务变得更加轻松快乐。

所有这些作为传统文化,通过口头流传的形式代代相传,并不断丰富,对津巴布韦不同形式的现代文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同时对津巴布韦现代文学形式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上述以口头形式流传下来的历史以及各种各样的传统文学形式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经过长期积累所形成的。由于缺少文字记载,只能靠口口相传的方式流存,这是当时许多非洲国家的基本情况。

随着欧洲传教士的进入,特别是学校的出现,部分当地黑人的读写水平开始有所提高,促使传统口头文学形式渐渐地有了新的载体。但是以当地民族文字写出的作品一直到20世纪中期之后才渐渐多了起来。1954年,当时的殖民地政府成立了罗得西亚文学局(Rhodesia Literature Bureau),该机构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开发和推广当地民族语言的写作,鼓励当时的出版社出版非洲人能够看得懂得、以当地语言写作的出版物。

该机构利用多种方式,如资助文学竞赛、组织作家研讨会等形式,使用当地民族语言写作的一些作品得以问世。但这些作品得以出版的必要条件是要赞同和接受少数白人统治的理念,至少是该作品不能对白人统治形成某种威胁或挑战。在罗得西亚文学局的资助下,1956年后,先后有两部用当地非洲语言写作的文学作品出版,一部是绍纳语作品,另一部是恩德贝莱语作品[插图]。这两部历史题材小说开创了津巴布韦历史上以非洲当地语言写作出版的先河。出版的第一部绍纳语作品是一部名为《法索》(Feso)的短篇小说,该小说是以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命名的。故事讲述的是殖民者入侵津巴布韦之前绍纳人传统社会的生活状况。

该作品以历史浪漫主义色彩呈现了一位绍纳族英雄的传奇故事。该部作品充分表现出绍纳族泽祖鲁人传统口头文学的特点,包括他们口口相传下来的歌颂和讲故事的技巧。这部作品拥有着越来越多的读者,甚至被当作学校的教材使用。后来,一些非洲民族主义者将此书寓意于讽刺殖民统治对津巴布韦所造成的破坏,使该书的政治性有所增强。但也因此在1968年遭到殖民地政府的封杀。该书曾于1974年被译成英文在美国华盛顿出版。除了绍纳语文学作品外,津巴布韦还有许多文学作品以英文出版。最早用英文写作的作者中就有后来成为政治家、非洲民族主义者和政治活动领袖人物的希托莱(N. Sithole)和萨姆坎戈(S. Samkange)。

他们作品中的政治色彩更加浓厚,故事中人物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其中1966年萨姆坎戈发表的作品《为祖国受审》(On Trial for My Country)是第一部公开带有强烈政治色彩的著作,讲述了早期殖民主义者罗德斯利用欺骗手段抢占国土的史实。

另一位早期作家查尔斯·蒙古什(Charles Mungoshi)在1972年出版了英文短篇小说集《旱季来临》(Coming of the Dry Season)。虽然这部书并没有直接对白人政权提出批评,但殖民当局以其中一篇名为《事故》(The Accident)的作品具有颠覆政府倾向为由,于1974年对该书颁布禁令。蒙古什以英文和绍纳文写作见长,题材大多是以津巴布韦口头流传下来的传统故事为背景,其小说和诗歌,包括一些儿童文学作品在黑人和白人中都有很多读者。

此后又相继出现一些以英文写作为主的作家,他们的作品与其他非洲国家本土文学作品有着共同的特点,都反映了殖民统治下当地人民政治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及不断增长的工业社会对传统社会生活的冲击。20世纪70年代后期,津巴布韦许多文学作品开始以国内反对殖民压迫和统治,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为主要描写对象,其中较有代表性的包括威尔逊·卡迪尤(Wilson Katiyo)先后发表于1976年和1979年的两部小说《大地之子》(A Son of theSoil)和《走向天堂》(Going to Heaven)。

这两部书中所表现出的当地人民的觉醒和对殖民主义者的反抗与斗争,对反对殖民统治争取国家独立起到积极的宣传和鼓动作用。1978年,穆兹维洛出版了一部历史题材的小说《津巴布韦战士——马蓬德拉》(Mapondera: Soldier of Zimbabwe),该书描写了历史上津巴布韦人民抗击侵略者的英勇事迹,对当时风起云涌的抗击殖民主义者的武装斗争作出了历史的诠释。1980年独立后,文学题材更加广泛,除了一些仍以民族独立和解放斗争为题材外,国家独立后社会生活的变化给当地人所带来的一些新的困惑、问题以及有关土地问题、妇女问题等也都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提供了素材同时也催生了一批新的作者。

这一时期的作家包括奇诺蒂亚(Shimmer Chinodya)、胡弗(Chenjerai Hove)、丹格拉姆巴戈(TsitsiDangarembga)、韦拉(Yvonne Vera)等。津巴布韦独立后出版的第一部小说是奇诺蒂亚发表于1982年的《朝露》(Dew in the morning),该小说通过对一对夫妇家庭的描写展现出千百万劳动者的现实生活及传统生活方式的变迁。此后,产生过较大影响的文学作品还有胡弗发表于1988年的《骨气》(Bones)和发表于1991年的《影子》(Shadows)。这两部作品分别讲述了殖民地时期津巴布韦人民对待生活和殖民主义者抢夺土地后的不同态度,以及独立后殖民统治时期所遗留下来的国内民族矛盾与冲突。从文学形式上看,这两部作品采用了叙事诗的形式,语言流畅富有节奏和韵律感,并使用了谚语等在口头流传文学中常出现的形式。